行业动态

不只是艳后浅谈《刺客信条 起源》中的埃及文化

  不只是艳后浅谈《刺客信条 起源》中的埃及文化

  当我们漫步在《刺客信条 起源》中,我们经常会听到“巴”和“卡”。古埃及的人们相信,一个人从出生伊始,“巴”和“卡”这两种灵魂就在肉体中共存。在古埃及的信仰中,“巴”是人头鸟身,人离世之后它就会飞走;而“卡”则是与本人样貌一模一样,它的作用是在人离世之前脱离肉体,保证死者到达彼岸时,有足够的能量在彼岸继续生活。两者的共同点是,古埃及人相信,如果亡者的肉体保存完好,那么它们就都会回到亡者的肉体中,就和生前一样。也正因如此,古埃及人为了尽可能完好地保存亡者的尸体,发明了木乃伊的制作技术。到了古埃及古王国中的第四王朝,木乃伊技术实现了大规模的推广。这么一推广,就是几千年。

  在《刺客信条 起源》中,关于木乃伊的制作方法,游戏在孟菲斯的支线任务“臭不可当”中表述的非常详尽。虽然这个任务的玩法上是本作常见的“接受-调查-战斗-完成”的模式,但在玩家控制巴耶克进行调查的时候,就可以在对话中得知木乃伊的制作步骤:首先对尸体的器官进行切除,然后对尸体进行泡碱处理,主要目的是让尸体进行脱水;随后泡树脂,以实现封堵切除器官的接口;最后通过洗涤剂和树脂进行最后工序的处理,最后用亚麻布包裹尸体,放上“圣甲虫”(让器官迷途知返)和《亡灵书》(保护亡者的肉体和灵魂)。整个过程在任务中均有所涉及,这体现了《刺客信条》系列在考据上一贯的认真态度,本作更是通过种种支线,体现出了古埃及的风土人情和生活习性。

  为了能够展示出古埃及的风土人情,让玩家有足够的动力和理由亲自踏遍整个沙漠古国,同时也为了能更加贴切地表现刺客兄弟会的起源,在《起源》中,育碧让巴耶克——这位埃及最后的守护者成为了游戏的主角。守护者(Medjay),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个词可以追述到公元前2500年左右的埃及古王国时期。古埃及人以Medja为名,命名了一块新征服的地区,原本这里住的是努比亚人,在当时来自这块地区的努比亚雇佣军被称为Medjay。

  正如死亡与生命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埃及既有对应死亡、伫立在沙漠中央的金字塔,也有对应生命与享乐、在绿洲之中的花园。早在公元前2200年,埃及人就已经开始建造花园——花草树木、水塘池鱼,一应俱全,是全世界记载最早的花园文化。在游戏中,花园文化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无论是亚历山大、孟菲斯这样的大城市,还是临近水源的村落;无论是声名显赫的达官贵人,还是勤劳朴实的普通人家,都拥有属于自己或大或小的花园,而这正代表着古埃及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一种无关贫富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古埃及出土的画作《内巴蒙花园》,也是西方园林史的重点研究对象。

  除了技术上的准备与积累,作为一个以历史为核心的游戏作品,育碧蒙特利尔需要积极的与各种历史和考古学家进行合作。EvelyneFerron是一名历史学家,她在加拿大的几所大学里教授古代史和通史。作为育碧为《起源》项目召集的历史学家和古埃及专家之一,她和她的团队对于育碧重建那个距今已经有2000年,规模从亚历山大图书馆到吉萨高原的庞大世界提供了宝贵的意见和计划。Evelyne长达四年的工作主要包括为开发和设计人员讲解、研讨一些历史事件以及希腊和罗马的文化。提到与育碧的合作,EvelyneFerron表示她一直认为游戏是向大众和学生提供历史学习机会非常好的方式,不过这种方式在以往并不多见,她自己也很好奇具体的效果会怎样。

  对于Evelyne和她的同事来说,他们要做的可不仅仅是讲述和发掘历史:“为了重建亚历山大,我必须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方式去工作,秒速时时彩走势图去做一些以前从未做过的研究。”为此,Evelyne参观、寻访了古希腊殖民城邦帕加马的遗址,这座如今在土耳其境内的古城遗址据说当初设计的灵感就是来自于亚历山大。而游戏中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构建基础则来自于现今保存下来数量稀少的古罗马图书馆之一:塞尔苏斯图书馆。除此之外许多罗马壁画中的亚历山大城市形象,也是Evelyne参考的主要目标,它们很好地描绘了亚历山大的城市场景,帮助团队了解亚历山大到底是怎么样的。

  在《刺客信条 起源》中,有个奖杯/成就叫“快逃命吧!”,奖杯要求是从与河马的战斗中逃离3次。这个奖杯也是一个狩猎的典故。在公元前3100年,埃及第一王朝建立,它的建立者正是赫赫有名的美尼斯。美尼斯伟大的一生却在狩猎时被河马所终结,因此育碧在奖杯/成就中玩了一个梗,“致敬”了一下美尼斯。更有意思的是,河马还曾经挑起了古埃及战争。在中王国(古埃及第九王朝到第十四王朝)和新王国(古埃及第十七王朝到第二十王朝)的过渡时期,喜克索斯国王阿波匹以河马打扰其休息为由,挑衅后任埃及第十七王朝法老的塞克南雷·陶,后者忍无可忍引发战争。

  古代埃及的文化历史久远而深邃,即使是在许多文化历史遗产都已经缺失的情况下,也依然有着大量的故事和传说供人们讨论、研究。而这一次,育碧蒙特利尔运用了世界顶尖的技术工业能力,为我们尽力还原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古埃及世界。几位大学的古埃及历史学家在观看了游戏的演示后认为,虽然在游戏中有些大型建筑物的比例和位置与实际有所偏差,但是开发商对埃及的景观、植被、房屋、宗教以及人们日常生活等方面的细节描述获得了他们一致赞扬。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古埃及人一边狩猎着动物,一边又敬畏着以动物为形象的神明,鹰头人身的太阳神拉和鹰神荷鲁斯、胡狼头人身的地狱之神阿努比斯、豺头人身的沙漠之神赛特等等等等,古埃及的神明大多以兽首人身、人头兽身的形象出现。说到动物神明的起源,学术界众说纷纭,我更倾向的说法是古埃及人看到动物有一些为人所惊异并且不能理解的能力,进而把动物作为一种信仰。尤其是能具备飞行能力的猎鹰,为人所敬畏着,在古埃及的神话体系中,太阳神、鹰神、战争之神和月神都是鹰头人身,也就说得通了。

  除此之外,育碧还宣布将在明年为《起源》发布一个新的旅行模式,在游戏中将战斗元素移除,取而代之的是由古埃及学家和历史学家专门撰写的埃及历史导游。育碧的历史学家MaximeDurand说道:“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些环境、历史和人物,我们现在只是在想:如何才能让更多的人接触到这些?在旅游模式里,我们去除了战斗和叙事,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游戏不能代替书本和教学,但我们确实设计了一段更容易被人们接受和理解的埃及之旅。”

  亚历山大灯塔是闻名世界的“七大奇观”之一。关于它的高度——由于年代久远一直没有明确的数字——大概在110~140米之间。根据资料记载,由于1303年和1323年两次地震的冲击,亚历山大灯塔赫然倒下。但在1480年,埃及国王利用法罗斯岛上灯塔剩余的石料建造了盖特贝城堡。《刺客信条 起源》中的亚历山大灯塔,很有可能综合地参考了亚历山大灯塔的假想图、和现在在灯塔位置的盖特贝城堡,最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游戏中那个四周由城墙围起、中间耸立着高塔的雄伟建筑。

  “当人们谈论起古希腊、罗马和埃及时,总是会基于一些关于埃及艳后的影视作品。这就是个笑话。”作为一个历史学家,Evelyne对于影视作品带来“负面效应”很不满,她希望《起源》能够真正教育和告诉玩家,在克丽奥佩特拉七世领导下的埃及是多么的多元化,埃及艳后身上流淌着希腊人的血统;她和凯撒之间那残酷严肃的政治战略关系应该超越那些影视作品广为宣传的浪漫暧昧。于是在《起源》中,我们看到制作组将这位埃及艳后描绘成了一位聪明、残酷和严肃的政治人物,少了以往人们印象中的浮夸。

  我们在游戏中探索古墓时也能发现,古埃及对不同阶级的死亡处理有着千差万别。古墓中装着木乃伊的圆雕华丽,上面雕刻着彩绘、镶嵌着珠宝;四周也摆放着各种华丽的器物、家居,墙壁上也画着彩雕,歌颂着这些“大人物”们的英雄事迹,象征着“不朽”。更有甚者,浮雕上的眼珠用黑曜石制作、眼睫毛的部分甚至用黄铜镶嵌。而贫穷的阶层,木乃伊被随便地裹着亚麻布,被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然全部腐烂。在游戏中,我们在探索中接到的不少支线故事,都描述着普通人的事迹,这些人卑微、贫穷、为生活竭尽全力,就像上文的特勒蒙一样,死了就死了,享受不了成为木乃伊的待遇。

  和城市一起消失的,还有语言。即使公元前49年的古埃及语是被大众所使用的,但是今天也不可能去复现了。如今埃及语被称为埃及阿拉伯语,是阿拉伯口语中被使用最多的一种。但是在十七世纪之前,最初的古埃及语发生了许多变化,几乎是不可能破译的。这可不像《刺客信条》前几代的作品,故事发生在巴黎,那就说法语;发生在伦敦,哦,那我们就加上一点伦敦腔。这次制作小组面临的是重现一个不存在的语言,这听上去就比重建一个消失的亚历山大更艰难。育碧制作小组在衡量了许多方案后,决定为游戏创建一个新的语言,一个混合了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的新语言来代替古埃及语。

  令人费解的是,在第二十王朝大约公元前11世纪左右,Medjay就彻底的从埃及文字记录中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它是被废除了还是改名了。所以当我们在背景公元前49年的《起源》中见到最后一位Medjay巴耶克时,这个曾经代表精英战士的称号已经算是一种传说了。对于Medjay的传说,MaximeDurand解释道:“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同时历史也给我们带来了大量的启发。对于这段残缺的历史我们需要进行大量的填补,而历史的启发能让我们在遵从古埃及传统的情况下,将刺客信条这个虚构的概念很好地代入进去。”

  除了外表需要尽量的还原,金字塔在游戏中绝不仅仅是一个摆设,对玩家来说它是一个重要的互动目标。远处看到、接近后攀爬、甚至进入内部探险都是制作组需要呈现给玩家的内容。不过如果严谨按照历史背景来说的话,攀爬金字塔,进入金字塔内部在当时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以胡夫金字塔为例,金字塔的两个入口,一个是在19世纪被炸开的;另一个是在公元820年由马蒙哈里发挖掘的盗洞,同时也是现代旅客的入口。也就是说,这两个入口在游戏发生的年代都可能是不存在的。如果按照历史背景,育碧完全有理由禁止玩家进入塔内,纯粹让金字塔成为一个摆设。

  MaximeDurand是研究团队和历史专家小组的领队,他觉得需要在某种情况下对历史的精确性做出让步:“我们都知道游戏应该是有趣的,只有当人们在享受古埃及的乐趣时,他们才会去享受历史。”当你在游戏中远远看到金字塔时,你或许会赞叹古文明的伟大,不过虽然金字塔的比例是真实的,但制作小组还是调整了它的位置,将金字塔放在一个高处,以便远处的玩家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它。而对于金字塔的入口问题,Maxime有另一种解释:“有些文献显示,哈里发并不是第一个打开金字塔的人,他只是扩大了之前的洞口。根据古学家的说法,之前金字塔就已经被盗了。所以我们做出了选择,让玩家可以进入金字塔,尽管这在当时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了尽力还原古埃及的样貌和风俗习惯,埃及神话也是制作组着重在游戏中表现的艺术形式。在游戏中随处可见各种神庙和神像,古代人对于宗教和神明虔诚的信仰是历史的重要遗产。育碧的开发人员也运用了很多埃及人民日常生活和宗教的细节来充实游戏的内容和艺术感。“我们参考了许多文献去复现细节:当时人们是怎样屠宰动物的,是怎样酿酒的,进行了怎样的日常活动。这些细节都反应了埃及人的信仰和习俗,是我们构筑整个世界的灵感来源。”

power by pddevers.com 苏ICP备998562